最后

最后

2017-12-19 20:13

盖军衔是我国第一个参加南极科考事业的产业工人,也是在南极工作时间最长的企业职工,为我国同时也是人类首次登上南极冰盖最高点做出重要贡献。他的敬业精神感动了所有人,国家“极地办”授予他“最优秀的考察队员”。

经常独自一人废寝忘食的琢磨技术革新换来了盖军衔的“牛气”:盖军衔在巴西出差,接到中东一位客户的电话求助,他就请这位客户把手机放在启动的装载机旁边,悉心辨析远隔大洋传来的声响,居然发现了故障产生的地方和原因,顺利排除了故障。他不仅会修装载机,厦门卫星测控站的设备出了故障,也请他帮助修好了。甚至,驻军的坦克出了故障,找到他,也手到病除。

事隔7年以后,2004年南极科考队队长专程来厦门邀请他参加第21次南极科考,要向南极冰盖最高点冲刺。他对妻子说:“人生难得有国家需要我的时候,我希望早日实现我们中国的海洋梦。”

哪怕他离开这个世界的时侯,都用他特殊的现代方式和朋友们告别。

厦门是一所海滨城市,是我国赴南极科学考察船出发地母港之一。1995年、1997年、2004年,盖军衔三度踏上南极大陆,凭借纯熟的技艺和扎实的功底,出色地完成了长城站装载机、汽车吊、推土机、雪地车和发电机组的操作使用和维护、维修及保养任务。

老盖是一个有情趣的人。空闲时,老盖会招呼大家喝茶,在房间里开起了老盖茶馆。在南极车队前行时,他会放开喉咙唱《爱拼才会赢》。他带了几个水仙花头,休整时,拿起来精雕细刻,用温水泡着,放在驾驶室里保温,细心呵护,水仙花终于在冰盖上凌寒开放。

学一行,精一行。正是这份执着和不断学习的韧劲,盖军衔成长为装载机领域的行家,完成了向知识型高级工人技师、高级工程师的跨越。先后解决了近百项技术难题和疑难故障,为厦工技术实力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先后独立编写了《装载机的操作和保养》、《装载机部件的工作原理及维修》等书,为我国工程机械技术发展积累了丰富的材料。

爱我所爱,让爱传递。厦工股份公司多次要提拔他到领导岗位上,他动情地说,“还是把我放在第一线吧。年轻人是企业的未来,企业的希望。我搞培训在行。”他经手培训的技术工人超过3000名,这些技术工人不仅技术过硬,更学到了他精益求精、正直乐观的品德。

有梦最美,因爱相随。在2012年全国第11届高技能人才表彰大会上,盖军衔获得了“中华技能大奖”荣誉称号——这是对产业工人技能的最高奖项,圆了老盖的梦。

人生精采,源于追求。爱一行,学一行。25岁的盖军衔报名参加了业余自学,整整花了九年时间,以惊人的毅力,读完了中学、大学的所有课程,最后,终于获得了机械专业的本科文凭,培养良好的学习习惯。两年前,盖军衔从报纸上看到了一个快速记忆的英语培训班,那个班大部分都是小朋友,他也跑去报名听课!

1997年,盖军衔第二次去南极,出征南极冰盖最高点冰穹a,途中大风雪淹没了天线,考察队与外界整整两天失去联系。他摸索总结了一套冰盖行车、保养、维修的经验,保障车队从中山站向冰穹a行进了464公里,创造了世界纪录。

2013年1月,他检查出患有胰腺癌,妻子哭着跑了出病房,再进来时,盖军衔对她说:“没事啦,既然得了这种病,不要紧,你就当我出长差去了”。

1995年,老盖第一次参加国家南极考察队,担任长城站建设工程机械师。一座垃圾山,一幢房子的建筑废渣,几乎都是老盖一个人清理运走的。

盖军衔,是一名产业工人。30多年前,他带着特区梦来到厦门成为一名“蓝领先锋”,从一名只有小学文化的学徒工成长为中国工程机械行业的一代技能大师;他带着蓝色海洋梦,三度踏上南极,驾驶厦工装载机冲锋在攻坚克难的第一线,圆了建设中国南极工作站的梦想,向世界展现了中国技工的风采。

在中山站,盖军衔利用仅有的德文版原理图,对三辆240雪地车进行了系统调整、检修,保证了按时完成冲击南极内陆冰盖最高点,征服“人类不可接近之极”的任务。

1975年,20岁的他进入厦门工程机械厂当学徒。厦工曾是我国生产第一台装载机的工厂,老盖说,“我希望我能成为一名行家里手。”为了弄清装载机这个庞然大物的结构和工艺,他对着图纸,把所有的零件都拆下来,一一分解、研究,那可是数十万个大小不一的零件呀!然后,又一一装配上去。时间一久,他摸透了装载机的每一根血脉、神经,并练就了一个特殊的过人本领:蒙起眼睛,也可以把装载机分解开来,又可以全部装配上去,只要听声音,就能辨别机械故障产生的位置和原因。

“ 技神”老盖、爱梦老盖,就像那怒放的水仙花,以纯洁的心灵,高雅的情趣,笑对艰难险阻 ,奉献一片赤诚,写就了一个“中国蓝领”的海洋“蓝色梦”。

2013年4月25日零点35分,老盖走了,才58岁。所有他结识的人们收到他的这样一则短信:“各位朋友大家好,当你收到这条短信的时候,我已经离开人世间到另一个世界。感谢各位多年来的关心和厚爱,我在西去的路上遥祝各位朋友健康长寿。这是我送給各位朋友的最后一个祝福。再见了。”